新闻中心 > 详情

论文分享 | 导乐分娩镇痛仪治疗延长至产后2h的镇痛效果分析

医学理论与实践   2022年第35卷第9期

 

作者:林玉芬,周少如,何晓娟

中图分类号:R714.3

文献标识码:B

doi:10.19381/j.issn.1001-7585.2022.09.040

作者单位: 广东省深圳市宝安区松岗人民医院产科 518105

 

 

 

 

摘要

 
 

目的 分析延长导乐分娩镇痛仪治疗时间的作用效果,旨在为产妇提供科学的镇痛方式。

 

方法 将2018年2月—2020年2月于我院进行分娩的产妇133例纳入研究。将其根据随机数字表法分作延长组67例与常规组66例。两组均予以导乐分娩镇痛仪治疗,其中常规组治疗截止时间为胎儿娩出时,延长组治疗截止时间为胎儿娩出后2h。分析两组产妇产后镇痛效果,疲乏程度以及子宫复旧,产后出血等情况的差异。

 

结果 延长组产妇产后VAS评分为0~3分人数占比为64.18%,明显高于常规组的46.97%,而VAS评分为7~10分人数占比为0.00%,明显低于常规组的6.06%(P<0.05)。延长组产妇躯体疲乏,脑力疲乏评分均低于常规组(均P<0.05).延长组产妇子宫复旧率高于常规组,而产后出血率低于常规组(均P<0.05)。

 

结论 导乐分娩镇痛仪治疗延长至产后2h的镇痛效果较佳,有利于改善产妇的疲乏程度,促进子宫复旧,降低产后出血风险。

 

 

 
 

关键词

 
 

导乐分娩镇痛仪;产后镇痛;子宫复旧;疲乏程度;产后出血;

 

 

 

 

正文

 
 

导乐分娩镇痛仪是非药物、无创伤的低频神经和肌肉刺激仪,主要是借助非药理学高科技持续激活技术,实现对产妇镇痛递质的调节,进一步减少药物镇痛所导致的相关医疗风险[1-2]。相关研究报道显示,导乐分娩镇痛仪应用非药理学技术,D-T脉冲波充分调动人体自身镇痛递质,阻断产痛向中枢神经的传导而发挥镇痛作用,对产妇、胎儿和新生儿安全,无任何副作用,且具有镇痛效果显著、确切、起效快等优势[3-4]。目前,临床上导乐分娩仪的应用仅持续至胎儿娩出时,而产后2h在临床上有第四产程之称,极易发生产后出血、子痫以及心力衰竭等并发症。本研究拟延长导乐分娩仪的治疗时间至产后2h,以期继续缓解产后疼痛,进一步改善产妇的精神状态以及舒适度,促进子宫复旧以及减少产后出血。现作如下阐述。

 

0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将2018年2月一2020年2月于我院进行分娩的产妇133例纳入研究。按照随机数字表法分作延长组67例及常规组66例。

延长组

年龄21~40岁,平均年龄(28.32±2.56)岁;

体质量52~81kg,平均体质量(61.94±5.23)kg;

孕周37~42周,平均孕周(39.52±0.62)周;

孕次1~3次,平均孕次(1.47±0.34)次;

文化程度:初中及初中以下24例,高中或中专20例,大专及以上23例;

家庭月收入3430~7460元,平均家庭月收入(5432.89±334.97)元。

常规组

年龄20~40岁,平均年龄(28.37±2.58)岁;

体质量51~82kg,平均体质量(61.97±5.25)kg;

孕周37~42周,平均孕周(39.56±0.64)周;

孕次1~3次,平均孕次(1.48±0.35)次;

文化程度:初中及初中以下25例,高中或中专20例,大专及以上21例;

家庭月收入3312~7543元,平均家庭月收入(5441.55±335.22)元。

两组一般资料差异不明显(P>0.05),均衡可比。

 

入选标准[5]

(1)所有受试者均为单胎足月妊娠;

(2)均拟行阴道自然分娩;

(3)年龄≥18周岁。

剔除标准:

(1)心、肝、肺等重要脏器发生严重病变者;

(2)合并妊娠期并发症者;

(3)神志异常或合并神经系统疾病者;

(4)阴道分娩禁忌症者;

(5)中转剖宫产者。本研究与《赫尔辛基宣言》相关要求相符。

 

 

1.2 、方法

待所有入组对象规律性宫缩出现,且宫口开至2cm时,借助GT-4A型导乐分娩镇痛仪[中国导乐集团公司,京药监械(准)字2010第2260804号]实现镇痛。要求助产士全程陪伴,并对产妇实施安抚、照顾,协助其建立自信心。GT-4A型导乐分娩镇痛仪的主机背面有输出线4条,各自组成A、B两路,前者与产妇双手电极片相连,固定于合谷以及内关穴。后者与产妇的腰背部电极片相连、固定。调整相关参数,设置电流强度以0.1~0.3mA为宜,基波频率为1~50Hz,脉冲宽度为0.2~0.6ms,输出幅度最大时单个脉冲电量在300mJ以内,并根据产妇感受适当调整镇痛强度,以产妇肌肉微颤,且出现镇痛感为宜。同时,对受试者进行体位管理,即在宫口打开3cm左右,根据其自身状况采取站立位、半坐位或蹲位,间隔30min更换1次体位:临产前变化体位成截石位,大腿向上弯曲贴近腹部,指导产妇宫缩时吸气,同时屏住呼吸以增加负压,宫缩间隔期呼气放松肌肉:待胎儿顺利娩出之后,叮嘱产妇绝对卧床休息,密切检测各项生命体征变化情况,一旦发现异常予以处理。其中常规组导乐分娩镇痛仪干预截止时间为胎儿娩出时,延长组干预截止时间为胎儿娩出后2h。

 

1.3 观察指标

(1)通过视觉模拟评分法(VAS)评估受试者的镇痛效果,总分0~10分,得分越高提示疼痛越剧烈[6]。评估时间为产后2。

(2)产后3d借助产妇疲乏程度量表(FS-14)[7]完成受试者疲乏程度的评估,主要涵盖躯体疲乏和脑力疲乏2个维度,共14个条目,每个条目均实施2级评分法,计分0-1分,评分越高提示疲乏越严重。

(3)子宫复旧即妊娠过程中增大的子宫于分娩后顺利收缩。用容积法及称重法评估产后2h出血量,以实现对产后出血的评估。

 

1.4、 统计学方法

数据处理工具选择SPSS22.0软件,计量资料以(x平均数±s)表示,开展正态性检验及方差齐性检验,符合正态分布,行t检验。计数资料以[n(%)]表示,行X2检验。以P<0.05为判定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02

结果

2.1、两组产妇镇痛效果比较

延长组产妇产后VAS评分为0~3分人数占比为64.18%,明显高于常规组的46.97%,而VAS评分为7~10分人数占比为0.00%,明显低于常规组的6.06%(P<0.05),见表1。

图片

 

2.2、两组产妇疲乏程度比较

延长组产妇躯体疲乏、脑力疲乏评分均低于常规组(均P<0.05),见表2。

图片

2.3、两组产妇子宫复旧以及产后出血情况比较

延长组产妇子宫复旧率高于常规组,而产后出血率低于常规组(均P<0.05),见表3。

图片

 

 

03

讨论

既往,临床上所采用的分娩镇痛方式为硬膜外镇痛,但存在镇痛起效较慢以及可能引发一系列不良反应等缺陷,甚至引发医疗纠纷[8]。导乐分娩镇痛仪是近年来所发展的一种有效分娩镇痛手段,其主要原理是按照神经传导通路,刺激产妇自身分泌镇痛物质,进一步降低分娩过程中的疼痛[9]

本研究发现,导乐分娩镇痛仪治疗延长至产后2h的可能获得较好的镇痛效果。原因可能是由于随着导乐分娩镇痛仪使用时间的延长,会对产妇造成持续性刺激,继而促进大量镇痛物质于体内的合成、分泌,进一步发挥阻断子宫底、子宫体以及产道的中枢神经信息传导通路的作用,最终在一定程度上减轻产妇产后疼痛,提高产后镇痛效果。此外,延长组产妇躯体疲乏、脑力疲乏评分均低于常规组,主要因为导乐分娩镇痛仪使用可促使产妇的自身镇痛系统被激活,从而有效减轻了疼痛信息的导入,同时对交感神经兴奋活动起到积极抑制作用,减轻机体应激反应,继而有利于减轻产妇的疼痛感,有效提高舒适程度。而将导乐分娩镇痛仪治疗时间延长2h后,可实现上述作用的持续进行,继而更有利于疲乏程度的减轻。另有研究报道表明,绝大部分产妇均会出现产后疲乏,继而激活下丘脑一垂体一肾上腺轴,对泌乳素的分泌产生负调控作用,从而引起泌乳的发动时间延迟[10]。而导乐分娩镇痛仪治疗时间的延长,可能有效改善产妇产后疲乏程度,进一步促进产妇泌乳以及新生儿吸吮。然而,本研究并未对导乐分娩镇痛仪治疗时间和产妇泌乳以及新生儿吸吮的关系进行分析,这为笔者今后的研究提供了新的方向。本研究还发现了延长组产妇子宫复旧率高于常规组,而产后出血率低于常规组,这提示了导乐分娩镇痛仪治疗延长至产后2h,可有效促进产妇子宫复旧,同时降低产后出血发生风险。考虑原因可能和延长组具有更为理想以及持久的镇痛效果有关,从而为产妇的子宫复旧创造了有利条件。

 

综上所述,导乐分娩镇痛仪治疗延长至产后2h的镇痛效果明显,可在一定程度上改善产妇的疲乏程度,促进子宫复旧,降低产后出血风险。

 

 

04

参考文献

[1] 肖海燕,刘伟武,李玉英,等.导乐分娩镇痛仪结合体位管理与一对一陪伴分娩在促进自然分娩中的临床价值[J].中国妇幼保健,2019,34 (19) :4567-4570.

[2] 张子浩,简丽萍,钟小燕,等.低频神经和肌肉刺激仪在分娩镇痛中的应用价值及其对母婴的影响[J].临床医学工程,2019,26(5) :571-572.

[3] 赖岭松 .导乐分娩镇痛仪在临床分娩镇痛中的应用效果及其护理价值[J].中国医药科学,2020,10(7):101-103.

[4] 孙彦玲,杨晓丽,朱芸,等.导乐分娩镇痛仪肌肉电刺激与椎管内麻醉镇痛对改善产妇疼痛及其血清疼痛应激因子的影响[J].中国妇幼保健,2018,33(21) :4987-4990.

[5] 高婷红.高龄产妇无痛分娩中应用导乐镇痛仪联合全程陪伴护理的效果及对分娩舒适度、产后心理状态的影响[J].中外医疗,2018,37(36) : 138-140.

[6] 黄文湘,卢德梅,吴淑贞,等.导乐联合乐蓓尔分娩镇痛仪服务模式对产妇产时焦虑及分娩质量的影响研究[J].中国实用医药,2019,14(7):141-143.

[7] 崔月昕,申薇,史丽,等.导乐镇痛仪联合分娩球对初产妇分娩结局及产后抑郁的影响[J].河北医科大学学报,2017,38 (7):789-792.

[8] 付烨,刘妮,罗洪静,等.低频外周神经和肌肉刺激分娩仪联合导乐陪伴对减轻分娩疼痛降低剖宫产率的研究[J].临床医药文献电子杂志,2017,4 (31):5965-5966.

[9] 万敏,刘志军,闫华,等.导乐分娩镇痛仪联合瑞芬太尼静脉自控对分娩镇痛的应用研究[J].淮海医药,2019,37 (6):567-568.

[10] 覃锐.分娩镇痛仪联合导乐陪伴分娩护理干预对产妇不良情绪、疼痛程度及分娩方式的影响[J].实用妇科内分泌电子杂志,2019,6 (2):147-149.

 
图片

 

20余年的孜孜不倦,砥砺前行

我们始终致力于帮助

全球产妇解决最棘手的难题:

用非药物无痛分娩技术

促进自然分娩,让母婴更健康

更多资讯,关注我们

▽▼▽▼▽▼▽▼

发明家赵文忠

 

 

导乐仪发明人、非药物无痛分娩研究中心科学家、中国导乐集团董事长。

 

“通过科技力量和人文关怀,减轻人类的分娩痛苦,将是我毕生追求的梦想。”

 

推动通过非药物的方法促进自然分娩,20年来专注于用物理方法对抗剧烈分娩疼痛并获得重大突破,于2010年,成功发明出世界上第一台非药物无痛分娩导乐仪,攻克了既要达到理想的分娩镇痛效果,又要确保母婴安全这一世界性百年医学难题,颠覆了人类史上完全依赖麻醉药物分娩镇痛的历史,开创了非药物无痛分娩新纪元。